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www.068227.com >

一份真情万分感动香堇的努力没白费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08 19:57 点击数:

  跑狗图2018每期更新977944.com,听到香堇的询问,芸儿叹了一口气,“此事说来话长,我家小姐的性子你也知道,凡是不争不抢,受了再大的委屈也不去争辩,以前姐姐在这里,凭着聪明才智也总能帮上几分,可自从姐姐走后,一切便不一样了!”“哼,我就知道定是那个高英在中间搞鬼!”不等芸儿说完,香堇已经忍不住发泄内心的愤慨。“其实起初皇上还是经常到这锦华宫来的,可是后来不知何故便来的少了,再后来,便不来了。他不来了,小姐就整日作画赋诗,有时候一天连一碗稀汤都喝不了,如是下去,就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了!”芸儿亲眼目睹整个过程,打心里为胡仙真难过。香堇也吸了一口气,“芸儿,你成日在仙儿姐姐身边,也该好好劝劝她的,幸福本就是靠自己争取来的,她再这样下去,日后受的苦怕是会更多!”香堇的话芸儿岂能不知,只是自己已经劝了无数遍,可是哪里管用,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事情本来就在当事人,多一个人在乎,也不过是多一份担忧罢了,于是说道:“姐姐放心回去吧,这里我定会好好劝小姐的!”

  看着已经注视自己许久的元怿,香堇也没有多说,告辞离开。不过,许是心里放不下,刚到元怿身边,她又开始抱怨:“这个皇上也真是的,再怎么说仙儿姐姐也等了他十年,他怎么能这般辜负她呢?”虽然不是现在才知道胡仙真是认错了人,可是自打她嫁给皇上被封为“充华世妇”,总以为她会慢慢地将十年前的事情忘掉,可没想到直到今日她还是铭记在心。因为自己当年的失约,他已经亏欠了一个女人,如今他不能再亏欠另一个女人了,认真地看着香堇,“其实我才是娘娘等的那个人!”香堇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怔间,元怿已将事情的原委从头道来。香堇突然明白过来,那一次她生病,他是那么慌张,他说他心中已经对另一个女人有了承诺……这一切的一切现在终于说得通了“原来是这样!”看着香堇迷离的眼神,元怿生怕她再对自己产生误会,“香堇,其实我……”

  不等他说完,香堇已经堵住他的嘴,拥入他的怀中,“我都懂的!只是说到底终归是我们对不起仙儿姐姐,所以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帮她,帮她夺回本该属于她自己的幸福!”元怿轻轻点头,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流露出幸福的笑容,“香堇,这辈子能够遇到你真好!”“元怿,等我们帮仙儿姐姐找回幸福之后,我们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找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好好生活,好不好?”这般艰难才得到他的爱,香堇实在害怕失去。“好,我们去找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然后再种一片香堇花,等到花开的时候,我会抱着你一起看!”元怿向来喜欢自由,不想竟然有这么一天,他也会希望自己可以安定下来。

  永平四年即五一二年四月,继消除元旭等奸佞后,汉化改革也全部推行,并在各地引起较好的反应,于是宣武帝乘机大赦天下并着令改年号永平为延昌,取“延绵昌盛”之意,届时朝堂上下普天同庆。与此同时,此番立下汗马功劳的香堇、元怿也被大肆封赏,除绫罗绸缎、金银珠宝外,更封香堇为昌平公主、赐昌平宫,以显皇恩浩荡。可是如今对于香堇,再多的赏赐也抵不过自己心里对胡仙真的愧疚,当即便推却了这赏赐,“皇上,香堇什么都不要,只是有一事相求!”“哦,朕倒要听听什么事情可以抵得过这么多的赏赐!”宣武帝轻笑道。元怿已经猜到香堇的用意,只是皇上的家务事哪能允许任何人干预,轻咳两声示意香革不要冲动,奈何此时的香堇听不进去他的任何建议。“皇上,仙儿姐姐对皇上一片真心,香堇求皇上切莫负了她!”香堇说道。一句话出口,宣武帝顿时变了脸色,直直地瞪着她,厉声质问:“苏香堇,朕其他的赏赐你可以不要,但是你可知那昌平公主的封号之于你有什么意义?”

  事到如今,香堇满脑子都是对胡仙真的愧疚,哪里还顾得到其他,“只要皇上愿意给香堇半个时辰的时间,香堇可以什么都不要!”“如果没有公主的封号,那你和清河王将永远都是门不当会不对,更别提正妃的位置!”宣武帝不相信她会为了这和她毫不相干的半个时辰而置她的幸福于不顾。“正妃!”不过两个字已经点醒了他,他是堂堂王爷,本该大富大贵,妻妾成群,老了之后也该享受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可是为了自己,他居然愿意放下这一切答应和自己一人相伴到老,心里更是感动。有这一份爱,那昭告天下的名分又算什么呢,“香堇愿意拿它来换皇上的半个时辰!”“香堇,无论发生什么,我元怿定然不会让你无名无分地跟着我!”元怿在心里默念一遍,抬头宣武帝的眼睛还瞪着香堇,好似还在犹豫,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皇上方才的话大家难道还未听明白吗?怎么都还站在这里?”大臣们本都是愣着不知如何是好的,元怿的这句话倒给他们指了方向,赶忙行礼退下。

  看着空荡荡的大殿,宣武帝突然大笑一声,“清河王,你这是何意,难道也是在惦记朕的龙椅吗?”元怿也大笑一声,“皇上,微臣对权势毫无兴趣,只是微臣早就说过香堇就是微臣的天下,所以她的事就是微臣的事!更何况皇上方才的意思也确实如此!”说完头也不抬,行礼告退。宣武帝望着元怿离去的背影,这个他如此信赖的人,今时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和他背道相驰,心里的酸痛,无人理解。“皇上,王爷今日这样不过是为了帮民女,绝无背叛之意!民女记得皇上也曾说过他是一个重视兄弟情义之人,所以请陛下切莫往心里去!”香堇好似看出他的心思,禁不住安慰道。许是他现在太需要安慰,不过这么一些话,他的心里就好受了一些,对香堇也没了方才的气愤,轻轻叹气,“你别忘了自己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语气柔和了许多。“哦!”香堇好像才想起这件事来,“首先香堇要向皇上请罪在这么多的文武大臣面前让皇上为难,实在是大不敬!”说完深深地叩了三个响头。

  宣武帝看着香堇,不明白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为了别人的事情可以置自己的幸福于不顾,好不容易得来了半个时辰却又请了快一刻钟的罪,真是不知该怎样说她才好,“半个时辰没有那么长,你若再这样多叩几个头,怕是就要过去了!又提醒一次,香堇才进入正题,“香堇想说仙儿姐姐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善良很值得爱的女人,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难得的是她的画,画风清丽淡雅,就像她的人清亮透彻,经得住任何的考验!”“好了,朕一会儿就会去锦华宫的!”不等香堇说完,宣武帝已经做了决定。他这么做不仅是因为她在自己面前描述了一个崭新的迫切想让人了解的胡仙真,更是因为这后宫中这份难得的情义和真诚。“多谢皇上!”香堇欣喜若狂,无论如何今天所做的一切总算没有白费。

  看着香堇满脸的笑容,元怿已经知道结果,她牺牲了那么多,心里无穷的感动却无法说出,只像往常一样刮了刮她的鼻子,“傻瓜!你在这京师除了岳父大人还有没有什么特别留恋的人?”元怿突然改了称呼让香堇不禁红了脸,“除了宫里认识的几位,也没有别的人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抽空去向所有人告个别,然后我们也该离开了!”元怿风轻云淡地说着。“这么快啊,难道我们不等皇上和仙儿姐姐……”元怿堵上她的嘴,“能做的我们都做了,其他的就别再管了,好吗?”那样柔情似水的一双眼睛,离自己那么的近,香堇觉得自己整个人已经软了,只轻轻地点了点额头。

  很快,香堇在朝堂上惹得宣武帝大怒的消息已经传到了高英的耳中,满眼的不屑,“不过立下一点功劳,她倒还真的把自己当回儿事了!”“恭喜娘娘,这下不用娘娘岀手,那个苏香堇就已经完了!”翠萍赶忙上前恭贺。几次行动屡屡失败,这个消息着实令高英开心,好生笑了一会儿才停下来,“皇上既然生了气,一会儿定然要吃清淡一点的东西!看了满桌子的山珍海味,不耐烦地摇了摇头,“把这些油腻的赶快撤掉,多弄些清淡点的汤类来!”费尽心思,终于将一切膳食调整得心满意足,结果却传来消息—宣武帝今日留宿锦华宫。好啦,今天就到这。

关闭窗口